扫码二维码

关注公众号

市州频道: 成都 绵阳 眉山 泸州 南充 广元 雅安 达州 广安 宜宾 遂宁 乐山 内江 自贡 巴中 资阳 德阳 攀枝花 甘孜 阿坝 凉山
大豆扩种,多重难题下如何确保豆农收益?
来源:农民日报 时间:2022-08-02

今年年初中央下达大豆扩种任务,再有一个多月,扩种与稳收的答卷就将揭晓……

如何在大范围扩种时,规避价格风险,减少极端天气带来的损害,为豆农兜住基本收益?这些事关农民切身利益的问题横亘在这场“油瓶子”“肉袋子”的保卫战面前。

(记者 欧阳靖雯 见习记者 侯雅洁)眼下,正值大豆夏管的最佳时机,东北大豆主产区绿意盎然,一望无际的大豆田正在结荚,一粒粒收获的希望正在生成。今年年初,中央下达大豆扩种任务,再有一个多月,扩种与稳收的答卷就将揭晓……

  2022年中央一号文件明确提出,大力实施大豆和油料产能提升工程。扩种大豆已被农业农村系统认为是必须完成的重大政治任务。

  如何在大范围扩种时,规避价格风险,减少极端天气带来的损害,为豆农兜住基本收益?这些事关农民切身利益的问题横亘在这场“油瓶子”“肉袋子”的保卫战面前。

  为提高农户种大豆的积极性,不少业内专家建议,要多条腿走路,完善大豆补贴和收入保险政策,支持“保险+期货”扩大试点,依靠政府和市场两只手共同突破问题切口,织密豆农收益保障网。

image.png

当前大豆进入生长关键期,图为黑龙江北大荒农垦集团五大连池农场有限公司工作人员驾驶农机进行作业。 新华社记者 陆文祥 摄

  价格风险、天气灾害、成本攀升是长期困扰豆农增收的三大难题

  多年来,国产大豆遭受着价格风险、极端天气灾害和成本攀升的多重冲击,保障豆农基本收益的路走得异常艰难。

  这一冲击在2015年表现得最为突出。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5年大豆种植面积为历年最低,仅651万公顷(约合0.98亿亩)。来自国家发展和改革委的数据显示,也是在2015年前后,我国大豆主产品成本利润率开始出现负值。事实上2015年至2019年,国产大豆价格长期在2元/斤以下运行,农民的收益出现一定亏损。

  谈到近几年种植大豆的经历,黑龙江海伦市东兴现代农机合作社理事长刘春生喜忧参半。“我清楚记得2016年至2019年,常常开秤就是最高价,年年种地年年赔。直到2020年大豆价格开始一路上涨并一直保持高位波动,老百姓的种植收益才开始增加,但是增加没有那么多。这主要是因为地价也跟着一路上涨。这几年看着地租从6500元/垧一路上涨,到今年已经涨到了12000元/垧。”

  近年来,我国大豆种植成本不断攀升,其中地租、农资和人工成本上涨显著,且明显高于世界主要出口国的生产成本,再加上价格波动剧烈且未跟上成本上涨步伐,国产大豆种植收益不断下降,收益长期低于玉米等作物。

  除了地租价格处于高位,农资成本也增加了不少。据黑龙江黑河市农业农村部门的专业人士介绍,目前新季大豆种植成本偏高,其中地租和钾肥成本上涨较多,当地去年大豆平均种植成本是780元/亩,今年已上涨至1000元/亩。其中,大豆种子、化肥及农药的成本由去年的180元/亩涨至200元/亩。

  种植成本的增加,会挤压部分种植收益。“收入现在还不好说,至少得卖到3.22元/斤才是本钱收入,要是能多打点还好。”刘春生表示,除了地租和农资,现在最担心的还是天气和后市价格。

  比起三大主粮,大豆市场化程度更高,开放的市场使国产大豆还受国际大豆价格波动影响。国际因素复杂多变,加剧了豆农收益的不确定性。

  “美国、巴西等主产国的供给情况决定了全球大豆市场的基本盘,而近年极端天气、地缘冲突、能源价格、主要贸易国汇率波动等不确定性因素增多,都将加剧国际大豆市场价格风险。”农业农村部信息中心信息分析处副处长、大豆全产业链分析预警首席分析师殷瑞锋提到,国产大豆价格主要受国内生产形势和食用市场需求特点决定,但由于体量小,其价格仍受到国际大豆市场的影响,特别是期货价格具有一定的联动性。

  殷瑞锋表示,当前国内大豆主产区播种已结束,进入关键生长期,产量如何要持续关注后续的天气情况。由于今年大豆种植面积预计较上年增加2000万亩以上,如果不出现极端天气,大豆产量将增加,秋季收获后集中上市,对市场价格有一定压力。

image.png

阳光农业相互保险公司员工正在勘查测绘大豆地块。 受访者供图

  开放大豆市场后,政府与市场两股力量共同探索保障豆农基本收益路径

  十多年间,为保障豆农基本收益,国家出手频繁。“然而不管是2008年至2014年施行的大豆临时收储政策、2014年至2017年执行的目标价格补贴,还是2017年以后实行的生产者补贴,都难以逆转前些年国内种豆收益下降的颓势。”殷瑞峰介绍,由于国内成本增速过快、价格风险加大,在2020年之前大豆成本利润率并没有改变一路走低的轨迹。

  黑龙江黑河市农户闫雪松向记者回忆,2020年之前自己主要用些“边角料地”种大豆,亩产低,价格也低,“5年前的大豆价格仅为现在的一半,种豆真赔钱,为了养家只能靠多打零工。”

  “过去大豆价格低的时候,就等着挣个补贴钱。生产者补贴、耕地地力保护补贴、轮作补贴……各项补贴加起来每亩能拿300多元。”刘春生告诉记者,即使近两年国产大豆价格在新冠疫情及极端天气的大背景下出现上涨,价格处于历史高位,但他三分之一的收入还是来自财政补贴。

  今年黑龙江为完成扩种大豆1000万亩以上,预计增产26亿斤以上的目标,并相继出台文件,用“真金白银”的政策调动农民种植大豆的积极性,明确“原则上大豆生产者补贴每亩高于玉米生产者补贴200元左右”“新增耕地轮作试点每亩补贴150元”。

  “我们这儿本身种大豆就是传统,加上今年的政策红利,周围的种植户普遍都扩种了。”作为当地种豆大户,刘春生告诉记者,今年他扩种了1300亩,估计补贴拿的能比去年多,目前大豆长势良好。

  为了帮豆农抵御灾害风险,除了直接补贴,自2007年开始,中央和地方政府一直积极探索通过政策性农业保险保障农民收入。“保险有杠杆,能花小钱办大事,发挥财政资金更大的效益。”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风险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张峭向记者举例,比起直接补贴30块钱,按照现在6%的保费,30块钱就能提供400-500元/亩的风险保障。

  “大豆比较‘娇贵’,旱不得涝不得,此前一直是靠天吃饭。”几年前,刘春生就开始为种植的大豆购买保险。但是,他过去购买的大豆保险多是种植类保险,只能覆盖大豆种植的物化成本,受灾减产只能收回种子成本,对于大豆价低减收没有任何风险补偿。

  事实上,光靠政府直接补贴和一般政策性保险,豆农无法抵御价格波动的风险。“之前我买的是大豆物化成本保险,保障低,一亩才保200块钱,一旦发生大的价格波动和严重灾害,那哪够啊。”言语间,刘春生透露着无奈。

  为了给豆农生产成本罩上更牢固的“保护罩”,今年5月24日,财政部、农业农村部、银保监会联合发布《关于开展大豆完全成本保险和种植收入保险试点的通知》,决定自2022年至2024年,在内蒙古自治区4个旗县和黑龙江省6个县,开展大豆完全成本保险和种植收入保险试点。

  只是这一政策才刚刚发布,具体执行还需试点地结合自身农业保险业务基础和工作实际等情况确定,在广大豆农间推广普及还尚需时日。

  据黑龙江省农业农村厅消息,2022年全省预计大豆保险承保面积4686万亩,承保覆盖率达69%以上,同比提高近3%。其中,大豆完全成本保险预计承保面积630.82万亩,保障程度由每亩200元提高到627元,提升超3倍。记者发现,由于黑龙江的试点才刚启动,本次大豆完全成本保险承保面积大约仅占该省大豆种植面积的9%,也就是说只有少数豆农能享受到这一政策。

  其实在国家出手的同一时间,为保障农户收益,代表市场力量的保险和期货行业也在想方设法寻找解决方案。市场的手已更深入地参与到保障豆农基本收益的行动中来。

  为化解豆农种植风险,2015年大连商品交易所开始在黑龙江赵光农场开始探索“保险+期货”价格险试点。2016年,试点推进到了海伦市,刘春生第一次接触到“保险+期货”项目。

  “我们老百姓就知道买种植保险,管价格的保险还一次没买过,心里没底。”作为海伦当地的种植大户,刘春生参与了当地农业农村局组织“保险+期货”知识普及,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买了一部分,竟然获得了不小的惊喜。“当年我交了4万元保费,总赔付金额达到了23.4万元。”

  更大的惊喜来自2019年。当年大连商品交易所将“保险+期货”模式升级,兼顾目标产量和价格,并由分散试点拓展至“县域覆盖”,“试点县投保面积不低于60%”。作为试点县之一,海伦市当年的项目成为迄今面积最大、赔付额最大的大豆“保险+期货”项目。

  “2019年遇到了水涝,大豆被风刮倒,减产了20%—30%。那时候保费比之前没多交多少,但最后给我赔付了89.5万元,这真的是看得见的实惠。”刘春生表示,希望未来能争取所有的耕地都参加试点。

  大豆市场化程度高,各方运用期货市场转移风险的诉求不断增加

  这个让刘春生们受益的“保险+期货”项目就是保险行业与期货行业携手为农民兜住基本收益的创新实践。

  与其他农产品相比,大豆市场化程度高,与之配套的期货市场同样如此。大商所早在1993年就推出大豆期货合约,如今大豆期货是我国上市较早、累计成交量最大和交易最规范的品种之一,交易规模长年稳居世界第二位。

  不过,期货市场的“热闹”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与普通豆农的关系是微乎其微的。由于农户直接参与期货市场存在认知能力、准入门槛、业务操作等太多限制,期货市场直接服务农民收入保障的实践举步维艰。

  “普通农民离期货远,但对保险更熟悉,几乎每个行政村都有保险员。”张峭说,虽然我国农业保险事业起步晚,但是发展速度非常快,目前中国已是全球农业保险保费规模最大的国家。

  据张峭介绍,过去保险行业也曾经历过以现货价格为理赔依据的价格险探索,但早期因现货价格采集缺乏公开透明机制,使得以现货价格作为承保理赔依据的可信度不高,制约着价格保险的发展。

  转折点就发生在“保险+期货”项目横空出世后。2015年,大连商品交易所组织期货公司和保险公司,基于保险易于为农民理解和接受的特点,借鉴美国的经验,探索出“保险+期货”服务农民收入保障的新模式。自2016年以来,“保险+期货”已连续七年写入中央一号文件。2022年中央一号文件再次强调,优化完善“保险+期货”模式。

  因不变甚至更低的出资比例却有着更高的保障水平,“保险+期货”项目在试点地区的豆农间颇受欢迎。

  “对我来说就是买了一份更‘划算’的保险。我每年出的保费并没有变化,都是12.5元/亩,区别是‘保险+期货’赔付是按照大豆期货的价格进行计算金额,去年每亩保了700多元,比过去投保的政策性保险保额高了不少。”闫雪松说,现在自己时不时也会看看期货走势,“期货价格就跟股票一样会实时起伏,我觉得理解起来并不复杂。”

  其实保险公司和农户一样都害怕大豆价格下跌赔钱,也想要“保本”,有“再保险”的需求。“保险+期货”实际上是保险公司向期货公司买入看跌期权,若未来价格真的下跌,保险公司将能从期货市场获利,继而拥有更多资金来完成对收益受损农户的赔付。

  “保险公司也有转移风

展开评论(0) 分享链接:
推荐资讯
X
您确定要退出登录?

独家运营:四川成农网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号:川新备09-000035 蜀icp备18034246号

copyright 2017,sc3n.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