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二维码

关注公众号

市州频道: 成都 绵阳 眉山 泸州 南充 广元 雅安 达州 广安 宜宾 遂宁 乐山 内江 自贡 巴中 资阳 德阳 攀枝花 甘孜 阿坝 凉山
(詹杰 宋婷 记者 侯云春)9月6日,记者从宜宾市筠连县获悉,近年来,该县着力围绕茶叶绿色种植、绿色生产、绿色惠民等重点,多举措推进茶产业健康发展。截至目前,全县茶园面积共27.5万亩,茶农4.8万户,占全县农村人口的50%以上。筠连县升级打造“川红特色小镇”茶叶现代农业园区,优化茶叶生产基地布局。全力推进茶产业“链长制”工作,促进责任链、资金链、人才链、市场链、增收链“五链相融”。与科研机构专家院士合作,为全产业链发展提供智力支持。创新推行“好茶贷”等金融政策,撬动金融机构为茶企、茶农授信3亿元,累计发放涉茶贷款4.2亿元。同时,采取“国资+龙头企业+专合社”模式,实现“种植—加工—销售”有效衔接。通过“产地初加工+龙头精加工”模式,规范茶叶初加工户,推进茶叶加工提档升级。构建以川南国际茶城为起点、县外茶叶直销平台为纽带、大额经销商为重点、互联网销售为延伸的线上线下营销网络。年出口茶叶1000吨以上,可创汇400万美元。 查看更多
(记者 文莎)8月31日,记者从在乐山市召开的全省精制川茶产业培育现场推进会议上获悉,今年上半年,全省毛茶产量达21万吨,毛茶产值245亿元,比上年同期分别增长5.5%、11.9%;规上企业179户,营业收入144亿元,同比增长11.7%,利润10.4亿元,同比增长20.9%,发展质量和效益明显提升。省政协副主席祝春秀出席会议并讲话。  当天上午,参会人员参观了峨眉山-夹江20万亩生态茶叶产业带、竹叶青茶业等多个点位,旨在学习乐山的有益经验,找准突破口着力点,加快川茶振兴步伐。下午召开的室内会议上,乐山市、自贡市荣县、广元市旺苍县、宜宾市筠连县、雅安市名山区等川茶主产区,以及川茶集团、省农业农村厅、省经济和信息化厅、省科技厅、成都海关等单位围绕“促进精制川茶高质量发展”进行了交流发言。  “目前,川茶产业发展还存在基地建管水平不高,品牌知名度不响,企业总体实力不强,市场开拓力度不够等问题。”省农业农村厅有关负责人说。  下一步,我省将实施精制川茶产业培育“六大行动”,以茶园提升、茶企培育、单品突破、品牌打造、科技兴茶、川茶出川为抓手,把低产低效茶园改造好,提高茶叶加工特别是初加工、出口茶加工的自动化、清洁化水平,打造最具竞争力的特色茶产品,抓好专业技能人才培养,织密川茶营销推广网络。 查看更多
邓子强/文  张雅博/图中国黑茶有四大家庭:云南普洱、四川藏茶、湖南茯砖和湖北青砖。四川藏茶在雅安,雅安藏茶在雨城,核心区域就在周公山。老川茶树群连片成园的地方,就在雅安市雨城区周公山本山茶园基地。如果说蒙顶山给了世界一杯好绿茶,那么周公山就给了世界一杯好黑茶。雅安至今都流传着这样的民间佳话,“蒙顶出佳茗,蔡山做庄茶,两山皆名茶,绿黑冠川蜀。”蔡山便是周公山。茶园云海一几片叶子横到我的眼前,仰头望山岩上伸展出来的这枝嫩芽绿叶,很像传说中那只小鸟衔着的几片叶子。那只小鸟是只美丽的小鸟,吐蕃王都松芒布杰从来没有见到过。小鸟停在王宫的窗台上,口衔树枝,枝上有几片叶子。叶子是几片美丽的叶子,青藏高原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叶子。都松芒布杰摘下一片叶子,嚼在嘴里,满口醇香,病也轻了许多。几片叶子,美丽的小鸟,从500年前的藏文典籍《甲帕伊仓》中复活,来到我的眼前,与这密林深处的老茶树叠合。我一直在想,小鸟衔着的那几片叶子,是不是就采自眼前某一株茶树祖爷爷的祖爷爷呢?古时的西藏并不产茶叶。都松芒布杰是松赞干布的曾孙,典籍记载他继位后寻茶医病的故事,演绎的是第一片茶叶传入西藏的浪漫奇遇。这个故事比“文成公主带茶进藏说”晚了近百年。而随着现代技术发展,有科学家研究表明,在距今1800年前的古象雄国时期,丝绸之路分支就已经穿越青藏高原,茶叶也随之进入了西藏。但我们往往更愿意从美丽的民间传说中去追寻茶叶入藏的痕迹,似乎这样更能从历史文化的深处嗅到那悠悠茶香,丝丝茶意,缕缕茶情。眼前的这片茶树,密密地长满山坡,我张开双臂竟不能抱住其中任意一株茶丛。我的鲁莽闯入,惊飞了林中宁静生活着的小鸟。它们叽叽喳喳扑腾着,惊诧诧地窜出茶丛,掠过我们的头顶,飞进远处的树林,扭头审视着人类的肆意妄为。年迈的茶农很是慈祥,说他爷爷的爷爷记事儿的时候,这些茶树就在这坡上杵着,这么粗实,这么繁茂。茶丛树干丛生,和着山坡的倾斜,一枝枝贴着岩石或者岩缝,向着阳光伸展。茶树树干高不过两三米,一米以上大多枝杈分散开来,枝杈上的老茶叶墨绿阔大,新茶芽嫩绿稀疏。山野里的树,大都是无端地出现,顾自长大。茶树也不例外。茶园不远处插着一块木质牌子,造型古朴别致,木纹底色上刻着隶书白字——半野生老川茶树群。老川茶树上的苔藓湿润又青葱,它们受到这山野独特气候地滋养,从少年时代就被如此眷顾和庇护。老川茶是四川本土的中小叶种茶树品种,俗称“窝子茶”,通过茶果种子繁殖,一窝一窝地种植,茶树整体形状呈圆形。曾经,在这片山坡上,随着棵棵茶果落地,一株株茶树诞生,一代代连绵繁衍,老川茶树就这般孤傲地恣意生长,世代传承。周公山茶园一角二这面山坡地处周公山半山腰。周公山是座历史文化名山,《尚书·禹贡》记“蔡蒙旅平,和夷厎绩”,“蔡蒙”指蔡山和蒙顶山,这蔡山就是周公山。相传诸葛亮征讨西南蛮夷,经过蔡山,夜宿山麓,因周公梦中授计才征战获胜,蔡山便由此更名为周公山。如今的周公山,山顶周公庙香火不断,古建筑鳞次栉比,山脚周公河如玉带萦绕,周公河特产“丙穴鱼”,又名“雅鱼”,唐代杜甫就曾赞不绝口,留下诗句“鱼知丙穴由来美,酒忆郫筒不用酤”,让人品玩至今。周公山和蒙顶山并甲在青藏高原到川西平原的过渡地带,东边是和美安顺的成都平原,西边是神秘桀骜的青藏高原,东西边的海拔相差3000米,就构造了这特别的雅致地形地貌和风土风物。站在蒙顶山山顶向西远眺,眼前的周公山横亘苍茫群山之间,蜿蜒起伏,最远方隐约可见的,是青藏高原山峰上的终年积雪。蒙顶山因“雨雾蒙沫”得名,古谓“西蜀漏天”,常年降雨量都在2000毫米以上。周公山则素有“顶雾有雨,雾散天晴”的气候征兆,谓之“雅安晴雨表”。但有趣的是,这里的雨虽然下得多,却不倾盆,也不暴烈,甚至极致到有了“雅雨”的称号,如云似雾,恍若轻纱,似有若无。当自然条件这般得天独厚,在青藏高原东边的蒙顶山地域,一种改变世界饮品格局的植物——茶,便天造地设似的诞生了。西汉甘露年间,茶祖吴理真在蒙顶山手植了七株茶树,开启了世界人工种茶的历史先河。吴理真成为世界上有文字记载最早的种茶人,蒙顶山也成了开启世界茶文明的茶祖圣山。唐玄宗天宝元年,蒙顶山茶被确定为朝廷正贡之品,随后贡茶历史长达1170多年,历代均独占鳌头,被称为唐代“第一”,宋代“独珍”,明清“最上”。至今,吴理真首植茶园遗存犹在,蒙顶山茶依然保留着独特的工艺和品质风格。如果说蒙顶山给了世界一杯好绿茶,那么,周公山就给了世界一杯好黑茶。雅安至今都流传着这样的民间佳话,“蒙顶出佳茗,蔡山做庄茶,两山皆名茶,绿黑冠川蜀。”中国黑茶有四大家庭:云南普洱、四川藏茶、湖南茯砖和湖北青砖。四川藏茶在雅安,雅安藏茶在雨城,核心区域就在周公山。老川茶树群连片成园的地方就在雅安市雨城区周公山本山茶园基地。周公山本山茶园三从中国藏茶村乘车出发,汽车在近乎60°坡度的盘山公路上盘旋爬行,来到雾雨笼罩的周公山半山腰,二道坪茶园呈现在我们面前,神秘而安静。张荣容早已等候在基地入口。二道坪茶园是周公山茶业的本山茶园基地,张荣容是周公山茶业董事长。穿过周公山茶文化长廊,绕过农家竹林和庭院,一簇簇茶树绽放着人间四月的新绿,昔日曲折的生产便道,已经被红石板砌成规整的园中小径。红石板小径常年雨雾浸润形成的苔藓,已被主人用高压水枪清理干净。“雅雨”还在周公山优雅地飘着,戴着略显陈旧的斗笠的张荣容每走几步,都要回过头来提醒我们横着脚走,踩稳了走,小心着走。我们着实在小心地走。路边,溪水跌跌撞撞欢腾而下,摔落到岩石上溅起冰凉的水雾。抬头,硕大的岩石像鲸张开的宽大上腭迎面而来,我们随时准备着弯腰低头弓身而过。环视,松树的墨绿,茶树的新绿,野草的翠绿,不知名字草木的浅绿,石径和岩石的绛红,若隐若显朦胧缭绕的雾气,浑然天成一幅秀美典雅的山水画卷。画卷背后,更让人惊讶的是,这里的海拔1000米,年平均气温14.2℃,年降雨量1860毫米,相对湿度75%,老茶树的优良性状和遗传,得到最稳定持久的承传与延续。看着我们的惊讶,精明干练的张荣容更是快人快语,“挑剔的茶树在这里完全能够随遇而安。”好一个随遇而安。向整片山坡望去,与整齐排列的茶园不同,二道坪茶园显得有些乱,怪石嶙峋,乱石横生,圆弧形茶丛见缝插针似地簇拥着,一窝窝也难以连成线或行。顺着张荣容手指的方向,只见一株茶树就着岩石缝中一丁点的土壤,顽强地生长,挺拔而繁茂。听说这株茶树的根茎已经深入地下一米多,我不禁诵读起身旁标牌上摘录的茶圣陆羽《茶经》中的句子:“上者生烂石,中者生砾壤,下者生黄土……”“这不就是茶圣描述的上品吗?”张荣容的话匣子完全打开了。这个七○年代出生,大学毕业作过教师,又毅然辞职回到父亲身边跟着种茶制茶传承藏茶的女子,娓娓道来,话语间藏不住的自信和豪气弥漫开来,感染着每一个人。四我从老川茶树上折下一枝茶叶,细细盘数,一芽,三叶,五叶,恍惚间,这些茶叶穿越千年时空,沿着茶马古道川藏线,从人背到牦牛驮,攀山越岭,穿滩过河,在日晒雨淋中悄无声息地发酵,历经半年多艰辛跋涉,卸下茶包的时候,茶叶已经由绿变黑,结块成了中国茶叶史上最早的黑茶。我听到了茶叶发酵的声音,牦牛在青藏高原高一脚低一脚地行进,茶包在吱吱呀呀地摇摆,在长途跋涉中经过日晒雨淋,茶叶受潮受热转化,品质特征从绿茶转化为黑茶。这是脱胎换骨的机会。多少年后,这些牦牛背上脱胎换骨的黑茶,成为吐蕃时代的“蕃茶”,宋代的“蜀茶”,元朝的“西蕃茶”,明朝的“乌茶”,后来被统称为“四川边茶”,供西藏、青海等边疆人们饮用的茶叶。四川边茶的称谓一直在变,清朝乾隆年间,政府规定邛崃、名山、天全、荥经等五属地所产边茶为南路边茶,因到达这五属地均需出成都南门,故称“南路边茶”,今天又称作“藏茶”。2008年,“黑茶制作技艺·南路边茶(藏茶)制作技艺”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张荣容是“南路边茶(藏茶)制作技艺”非遗传承人。张荣容的祖辈一直经营着周公山的“做庄茶”,“做庄茶”是南路边茶的一种最重要的原料,相对“毛庄茶”,它增加了鲜茶叶杀青后的揉捻和渥堆等工序。周公山的做庄茶也称本山做庄茶,是雅安藏茶的上等原料。张家的祖祖辈辈对本山茶采摘都立有严格标准,而张荣容要求更加严苛。采摘一芽四五叶以内的鲜叶原料经过杀青、渥堆、干燥等三十余道工序的反复“折腾”,最快也要半年时间,才能见到成品。由本山茶拼配而成的藏茶产品,其品质香高悠长,滋味醇厚,经久耐泡。我们看到了不远处的“周公山茶业本山茶园基地”牌子。张荣容和周公山茶业的底气,就在这500多亩百年以上树龄的老川茶树上。这些老川茶树以前分散在农户手中,产量低经济价值有限,农户便纷纷改种为产量高的良种茶树,老川茶树数量日渐稀少。张荣容急在眼里,痛在心里。2014年,周公山茶业采取流转方式进行统一管理和保护,打造出集茶叶种植、茶园旅游于一体的本山茶基地。五藏茶发源于雅安,主产于雅安,因销藏区受到藏族人民的喜爱而被称为“雅安藏茶”,不仅是中国黑茶的典型代表,还有“黑茶鼻祖”之美誉。从雅安至康定,再到广袤藏区,茶马互市商贸线延续了一千多年。直到今天,“宁可三日无粮,不可一日无茶”,仍然是藏族人民对雅安藏茶的执着坚守,稍有不同的是,雅安藏茶只供藏区人民饮用的现象已改变。它更远销到其它地方。随着科技发展和创新传承,雅安藏茶从熬着喝到直接冲泡饮用,从传统品质不断提升,到品种改良多元发展,融合演进,从“边茶内饮”“藏茶汉饮”走向北上广深,到走出国门荣获“米兰国际金奖”……雅安藏茶正源源不断地走向全国,走向世界,谱写着一个个新的藏茶传奇。有人说,在走路时,如果一片叶子落在你的头上,这片叶子就是苍天的信物,正给你传递幸运的音符。我没有向张荣容求证过。但我坚信,张荣容是最幸运的,她从学会走路就在茶园里,一定有许多片茶叶落到了她的头上。从小与茶相伴,从对茶的期盼,到创造属于自己的茶,在永不停息的脚步中寻找传统,寻找希望。从采茶到选茶,从渥堆到拼配,从打下手到拜师学艺,直到女承父业,直到周公山茶业发展成省级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从中国汉字结构看,茶,是人,站在草木之间。茶,是人类面对自然的态度,也是面对内心的态度。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因茶而生,以茶为伴。他们叫做茶人。张荣容和雅安藏茶的师傅们,一定是不折不扣的茶人,种茶人,采茶人,制茶人,饮茶人,他们的命运因为一种茶一丛茶一杯茶而连接在一起。茶在双手,茶在心间,茶在自然。周公山本山茶园里,茶树新芽拔节的颤动,温暖着周公山的身体。归来的小鸟在茶丛间的鸣叫,呼唤着老茶树快快长出新枝。藏茶泡出的杯杯浓香,氤氲着又一个季节的农家丰收。周公山的每一场风里雨里雾里,茶树们都迎上前去,茶树记住了周公山的滋养,周公山记住了把茶叶孕成藏茶,藏茶跟着茶树的年轮和周公山一起生长。在周公山,品一杯藏茶,茶藏自然,茶道自然。 查看更多
(李霞  记者  常坚  文/图)近年来,洪雅县依托良好的生态优势和丰富的茶产业资源,大力打造洪雅茶叶品牌,积极培育茶树新品种,并通过茶产业升级带来经济新增长点,高质量推进“一杯茶”工程实施,助推洪雅茶产业绿色发展。茶农在中山茶园采茶日前,记者在东岳镇观音村茶树培育基地看到,该县培育出的茶树新品种天府5号和天府6号已经进入后期管理阶段,茶叶专家们正在对茶树目前的长势进行评估和指导。据观音茶叶专业合作社副理事长刘广祥介绍:“天府5号和天府6号发芽和采摘时间都较早,抗病能力也比其他品种强。由于发出的芽头呈金黄色,茶叶的氨基酸含量高于普通的绿茶,做出的茶叶口感、香气都比其他茶叶好。”据了解,天府5号和天府6号茶树新品种是从当地老川茶里,通过单株选择、系统选育出来的优良品种,具有发芽早、产量高、品质优、抗性强等特点。除了培育茶树新品种,作为川西南地区产茶大县,洪雅县不断丰富茶文化内涵,增加茶文化底蕴,走出了一条“以茶带旅、以旅促茶”的茶旅融合发展新路径。近年来,洪雅县以体验茶文化为主题的乡村旅游悄然兴起,在止戈镇、中山镇、柳江镇等地,游客可以品鉴有机茶、品尝茶膳、观赏茶艺、采摘制作茶叶,吃、行、游、购、娱等多样化需求都能得到满足,为全县茶产业发展积蓄了力量,增添了活力。作为全国无公害绿茶生产基地县、重点产茶县,洪雅县坚持走生态有机绿色发展之路,着力打造地方区域品牌,大力建设“高山标准化有机茶基地”,让高山有机茶成为当地农民增收致富的“摇钱树”;推行“洪雅茶叶区域公共品牌+企业自主小品牌”双牌运作模式,提升洪雅茶叶产品整体形象;强化部门联合行动,大力推进绿色生态茶园建设,普及绿色防控、科学施肥等知识,推行专业化服务管理,为全县茶产业绿色发展奠定了基础。目前,洪雅县已培育出“峨眉雪芽”“屏羌”“雅雨露”“蜀茶”等一批有机绿色品牌。全县茶叶在地面积达29.5万亩,其中,绿色有机茶认证面积1.88万亩。全县鲜叶年产量10万吨,干茶年产量2.64万吨,年综合产值35亿元。未来,洪雅县将坚持走绿色发展道路,让洪雅茶业成为具有鲜明地方特色的兴旺产业,让茶叶成为群众增收致富和村集体经济收入的重要支柱,谱写更加灿烂的“绿水青山”新篇章。 查看更多
 “虽然已进入盛夏,但我们厂的茶叶生产却一直没有停,这段时间天气太热了,工人们每天凌晨三四点钟就开始做茶。”在屏山县锦屏镇的三露春茶厂,一堆摊晾着还没来得及杀青的鲜叶,十多名工人穿梭在制茶机器之间,或弯腰查看、或装袋打包,一派热闹景象。该厂负责人彭继说:“我们现在平均每天能产出5000斤的茶叶,品质稍好的每斤能卖到20元以上。”看着刚生产出来堆成一座小山的茶叶,彭继开心极了。他指着一台机器说:“得益于政府政策,春节前企业就建成了年产能500吨以上的厂房,眼前的这台价值40多万元的机器就是专门做茶叶精深加工的。”然而,以前由于茶企产能不足,无法做精深加工,企业做夏秋茶的积极性不高。茶农也只采收更有价值春季的鲜叶。不少群众还戏称夏秋茶为没人要的“废叶”。茶园大半年的时间也没有收入。为加快推进屏山县茶产业转型升级,2020年,屏山县委、县政府从基地引“活水”,出台了《屏山县茶产业发展的实施意见(2020-2022年)》,从“基地、加工、品牌”三个关键环节下实功夫,让屏山全县21万亩茶园进一步做大做强。“茗珠茶业”基地负责人彭德钦说:“现在我们不仅厂房翻新、设备升级,基地茶叶鲜叶的品质也提高了很多,今年以来,我们厂对鲜叶的收购就一直没断过,这段时间的均价达到1.5元/斤,茶农增了收,企业产生了效益,工人提高了工资,何乐不为呢?”通过新建白茶基地、改造低产低效茶园和茶园套种等多种模式。2020年屏山县建设年产能300吨以上的加工厂5个、2021年新建年产能500吨以上的加工厂6个,建设以茶叶为主的农产品综合交易市场4个,同时启动了茶叶精深加工园区的建设,让全县茶产业全面提升质效。让茶农口中没人要的“废叶”变成了“金叶”夏秋茶也迎来了“春天”。下一步,屏山县将着力提升品质、打造品牌,预计第三季度茶叶鲜叶的产值将达8100万元。(屏山县委宣传部 供稿) 查看更多
(张超 记者 薛维睿)近日,“芦山白茶”成功注册为国家地理标志证明商标。这是雅安继“雅安藏茶”“汉源花椒”“蒙顶山茶”等产品之后的第30件地理标志证明商标,同时也是芦山县首个获得保护的地理标志商标。  近年来,芦山县把商标助农、促进县域经济高质量发展作为出发点落脚点,积极挖掘地方特色优势农产品潜力,强力推进“商标强企”工作,着力实施商标品牌战略;积极构建“政府倡导、部门指导、企业主导”的品牌建设格局,把服务发展作为推动该县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抓手,加大对企业、个体工商户商标战略的指导和服务,精心培育和争创地理商标,促进经济转型升级。 查看更多
四川农村日报讯 记者 文莎7月16日,在以“品味川茶,礼敬北京”为主题的“四川天府龙芽 品质川茶”北京推介会上,川茶省级区域公共品牌“天府龙芽”携“四川工夫红茶”“犍为茉莉花茶”及50家地标川茶企业抱团拓展华北市场。推介会现场  四川是茶叶大省,有11个茶叶主产市,120多个产茶县 ,30个茶产业优势 县 。2020 年,全省茶园面积、产量、产值分别居全国第四位、第三位和第三位,综合实力全国第二。近年来,四川集中资源建设了川西南名优绿茶和川东北优质富硒茶优势产业带,培育了以“天府龙芽”省级区域公共品牌为核心、“三山一早”等地方公用品牌为支撑的品牌体系,形成了以名优绿茶为主,茉莉花茶、工夫红茶和藏茶为辅的“一主三辅”优势产品,四川茶叶越来越受到国内外消费者的青睐。  本次推介会是适应精制川茶产业的升级发展和川茶大区域品牌打造,建立“川茶出川”发展信心和动力的举措之一,对于川茶企业抱团出川,将“品质川茶”打造成为“品牌川茶”,提高品牌川茶的市场占有率具有提振效应。  省政协副主席祝春秀出席推介会并致辞。 查看更多
(陈九江 康勇 记者 李全民)为加快全县新建黄茶基地和幼龄黄茶基地管护工作有序推进,全力冲刺1万亩黄茶新建基地和3.1万亩管护任务高质高效完成。7月8日,旺苍县组织全县15个新建乡镇分管领导和业务工作人员召开了全县米仓山茶全链百亿产业集群建设“大会战”暨2021年米仓山茶叶全产业链示范项目工作调度会。会上,所有参会乡镇分管领导就2021年新建基地基地地块落实、推进进度、组织发动等情况及年度茶产业目标任务各项作推进情况作了发言,县人大农工委主任、县茶产业技术研究所所长鲜勇结合各乡镇当前推进情况逐一点评、配方解难;县茶产业技术研究所副所长胥锦桦通报了当前工作推进进度滞后的乡镇,并安排部署了近期及下阶段重点工作,县茶产业技术研究所研究员石保旭条列式分析总结了影响茶树成活率的核心要素并系统进行了栽植管护培训。“之前因认识不足,栽植前期准备工作不充分,栽植黄金时节把握不准,后期管护不到位等严重影响成活率,今天听了专家教授的讲解受益匪浅,对初次分管农业的我来讲,进一步认识了茶叶栽管的重要性,下一步,将严格按照技术要点及时做好前期准备工作,全力落实好今年新建500亩和1000亩管护任务,确保栽植一片、成活一片、投产一片、见效一片。”参加培训的嘉川镇分管农业的副镇长陈城信心十足的说。参会乡镇纷纷表示,要进一步提高政治站位,切实增强茶产业发展的信心和决心,主动作为,迎难而上,一手抓进度、一手抓质效,加快推动全县茶产业高质量快速发展。 查看更多
X
您确定要退出登录?

独家运营:四川成农网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号:川新备09-000035 蜀icp备18034246号

copyright 2017,sc3n.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